<form id="rffxx"></form>

        <sub id="rffxx"><listing id="rffxx"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故事大全-99故事網

        故事大全-99故事網

        http://www.qhmhsb.com

        菜單導航

        邪鎮疑云

        發布時間:?2020年04月02日 01:40:51

          五年前,我從師范畢業,分配至我市一鄉鎮中學─雨水中學任教。雨水鎮是本縣最大的鄉鎮,地處南北交通往來必經之路,經濟相對而言也比較發達,而且是個千年古鎮,至今還留有戰國時期的古城墻。

          到了學校,我受到師生的熱烈歡迎。學校分給我一間單獨的房間作為寢室。學生的基礎較差,但都很用功,其中最用功的要算尤蓉了,她是我的課代表,學習特別用功,人也很漂亮乖巧。我很喜歡她,經常給她補課。

          我一般星期五下午沒有課,上午十點半上完課,就回縣城和家人團聚。

          記得一個星期五的上午上完課后,天開始飄著小雨,我抄近道往車站趕。這條小路我曾經走過一次,很快就可以到了。但奇怪的是,這次我怎么都走不到頭。我轉來轉去,轉了兩個多小時都轉不出去。想找個人問問,才發現周圍只有幾座孤零零的房子,還有幾座墳墓,走來走去都是在繞圈。當我走得快筋疲力盡的時候,雨停了,太陽也出來了。我也稀里糊涂地走了出去。走出去我回頭看了看,原來我剛才一直在圍著墳堆轉圈圈!

          周日回來時,我約上一個同事一起回來,還是從小路走,很快便回到學校。回到學校后,我對同事說了這件事,他臉色微微有了變化,欲言又止。我急忙追問,他說:“這很正常,雨水以前就被稱為邪地,就是因為地形復雜而已。你對這里還不熟悉,迷路是很正常的,以后別一個人走就行。”當時我便心下坦然了,不再想這件事情。

          我永遠忘不了那個星期二的早晨,傳來尤蓉被害的噩耗,因為前一天晚上她還在我寢室里補課,她回家時天有些晚了,我讓她留下來,她說她父母會著急的,我便沒有挽留。在路上,她碰到了壞人,并被糟蹋后殺害了。聽看到她尸體的人說,她的眼睛睜得大大的,流露出恐懼的神色,身邊還有我借給她的參考書。

          他的父親尤福得知消息后,本來已花白的頭發一夜之間全白了。他來學校拿尤蓉的遺物時,我見到了他。本想安慰他一下,但見他的神情已木然,一言不發,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說了。尤蓉的死和我多少有點關系,要是我不給她補課的話,或者把她留下來的話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。我的內心充滿了愧疚。她的父母雖沒追究學校和我的責任,師生們也沒說我什么,但我總覺得他們看我的眼光有些異樣。

          我受不了他們的眼光,決定搬出去住。在學校門口有一戶人家,兩層小樓,三代同堂,他們還養了條狗,狗看到我還算客氣。我們都姓曲,這使我們都很高興。他們說反正房子空著也是空著,住人了更好。我要給錢,可他們堅決不要,說我只要有時間的話給他家的孫子補補英語就行,我一口答應下來。我在二樓找到一間房子,挺寬敞的,稍微打掃一下就搬進來了。

          現在我只上課吃飯時去學校,一下課便回到自己的“家”里,在屋里備課,批改作業。他們家的人都很和善,爺爺話很少,奶奶在院子里種了一些瓜果蔬菜。兒子開出租,媳婦在鎮上開了一間服裝店,孫子小明也很乖。這一家過的日子很是滋潤富足。每當家里做點好吃的就給我端過來。

          尤蓉被害的案子很快就破了,兇手是附近張屠夫的兒子。張屠夫早已不殺豬了,家里蓋起了五層樓,但唯一的兒子卻不學好,偷雞摸狗,惹是生非。聽說張屠夫和尤福還是拜把子兄弟,竟然發生了這種事情!

          我的心情剛平靜下來,但好景不長,很快又出事了:學校里兩個學生偷偷溜出來,跑到附近的深潭里游泳,結果雙雙溺死。學生家長到學校里鬧個不停,校長被撤職了。

          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不久,一位婦女騎自行車撞在了樹上,竟然撞死了;一孽子砍死了自己的親生父母;半月后,兩輛卡車將一人活活夾死……

          小鎮人開始惶惶不安,甚至傳出謠言:雨水本來就是個邪地,有位公主死在這里,現在公主開始招人來伺候她了。每隔半個月就來抓一次人。我對這種說法嗤之以鼻,但我算了一下日期,的確是隔半月左右。

          這天下晚自習回去,我老遠就聽到房主的兒子兒媳房間傳來打罵哭叫聲。我忙沖進去,一進門就聞到刺鼻的酒味。只見兒子和媳婦打成一團,孫子小明在一邊哭喊。我沖上去拉他們,小明反應過來,也幫著我把他父親拉開了。不過他們掙脫了又糾纏到了一起。幸好這時兩位老人回來了,才把他們拉開。原來兒子小曲喝多了去打牌輸了便回來打老婆。別人的家務事不宜多問,我趕緊上樓睡覺。

        上一篇:1938年的一天夜晚

        下一篇:奶奶的遺囑

        你是否感興趣這些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