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rffxx"></form>

        <sub id="rffxx"><listing id="rffxx"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故事大全-99故事網

        故事大全-99故事網

        http://www.qhmhsb.com

        菜單導航

        新郎官失蹤謎案

        發布時間:?2020年03月05日 17:15:16

        清朝咸豐7年的春夏之交,田野里的麥子“呼呼呼”地往上竄,戶外的氣溫一天比一天高,人們身上的衣服也一天比一天的薄。

        四月初六是柴家莊柴云飛新婚大喜之日。一大早柴云飛家里就張燈結彩,鼓樂齊鳴,熱鬧非凡。親朋好友、鄉鄰鄉親們紛紛帶著賀禮前來祝賀。新郎官柴云飛更是忙前忙后,高興得嘴都合不攏。

        吉時已到,裝扮一新的花轎和戴著大紅花的棗紅馬準時來到門前。主事人招呼新郎官趕快上馬,迎娶新娘,那知此時卻不見了新郎官的蹤影。一開始大家并沒在意,猜想今天來的客人多,新郎官可能忙著招呼客人,這會兒也不知跑到那里去了。可等大家里里外外,前前后后,找遍了家里的每個角落也沒有找到新郎官時,這才土地廟里長草——慌了神,感到事情有些不妙。沒有了新郎官,這婚禮也就自然而然地沒辦再繼續進行下去了。

        此后幾天,柴云飛的家人和親朋好友們多方尋找,柴云飛卻始終活不見人,死不見尸。十幾天后,柴云飛家后院的柴房里突然發出陣陣惡臭味,家人扒開柴草堆一看,發現了已經開始腐爛的柴云飛尸體。

        柴云飛尸體的脖子上勒著一條三尺多長的繩子,不用說這是一起明顯的兇殺案。是誰這么膽大包天,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,眾目睽睽之中,將新郎官活活勒死,且連現場都不用偽裝?如此膽大妄為的歹徒實屬罕見!

        說起來柴云飛家在當地也算是一個大戶人家,柴云飛的父親和大老婆生下了柴云飛的兩個哥哥柴云龍、柴云虎和一個姐姐柴云鳳,而柴云飛卻是小老婆生下的。因為這個緣故,柴云飛從小就經常遭受兩個哥哥的欺負,而柴云飛的父親也因此對柴云飛的兩個哥哥極為不滿。姐姐柴云鳳知道自己遲早要離開柴家,所以從不參與家庭矛盾糾紛,后來遠嫁他鄉后就更是遠離了事非之地。所以,柴云飛被害后,大家一致認為,殺害柴云飛的兇手肯定是他同父異母的兩個哥哥柴云龍、柴云虎。柴云飛的父親也認為一定柴云龍、柴云虎怕柴云飛和他分家產而加害于柴云飛的。于是,大家就把柴云龍、柴云虎捆綁起來,送到了縣衙。

        縣令王晨光審理此案后認為,柴云龍、柴云虎既有殺人的動機,更有合謀殺人的時間和不容易被外人發現的特點,故認定他們就是殺害柴云飛的兇手,柴云龍、柴云虎卻怎么也不肯承認自己是殺害弟弟的兇手。案子就這樣斷斷續續地審理了近一年時間,柴云龍、柴云虎時而招供時而翻供,最終還是熬不住酷刑而承認了殺害弟弟的罪行。

        案子就這樣定了下來,柴云龍、柴云虎被打入死囚牢房里,只等秋后問宰。

        恰在此時,王晨光被朝廷調往別的縣任職去了,新來的縣令姓申名君,是個斷案高手。申縣令仔細閱讀了柴云飛被害一案的卷宗后,認為柴云龍、柴云虎殺害柴云飛的可能性不大。原因是哥哥要謀害弟弟隨時都有機會,為什么偏偏要選在柴云飛新婚大喜之日,親朋好友齊聚之時,并且把作案時間定在大白天呢?在這樣一個特定的時間、地點里作案,人多眼雜,極易被人發現甚至無意中撞見,風險極大,稍有頭腦的人都不會將作案時間選擇在這個時候。于是,他決定重新審理此案。

        申縣令將那天所有參加柴云飛婚禮的人全都叫到縣衙里,并把他們隔離開,單獨問訊,他問得極為詳細,任何一個細節都不肯放過,仔細從中尋找破案的蛛絲馬跡。誰知問遍了所有的人,卻沒有得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。難道說自己的分析判斷有誤?申縣令感到心里一片茫然!

        這一天,他再一次仔細閱讀詢問記錄,發現那一天最后一個到柴云飛家來賀喜的人是柴家莊的一個泥瓦匠,他剛走進柴云飛家門,大家就開始尋找柴云飛。他為什么要去得這么晚呢?申縣令把泥瓦匠叫來重新詢問,泥瓦匠解釋說:“柴云飛婚禮那天一大早,他給村上一戶人家檢修漏雨的房屋。把活干完后他才去的柴云飛家,所以去得有些晚。”

        申縣令道:“要你檢修房屋的這一家離柴云飛家有多?”

        泥瓦匠說:“不遠,在柴云飛家的緊西邊,中間只隔了一家。”

        “這么說,你站在那家房頂上能看到柴云飛家里的柴房?”申縣令饒有興趣地問道。

        泥瓦匠連忙說道:“能,能看見。”

        申縣令高興得一拍大腿,說:“好,你仔細想一想,那天你看見都有什么人去過柴云飛家的柴房?”

        上一篇:亂世“六妻之夫”

        下一篇:神揪治匪